楚江秋

「关周」下的文章

惊蛰Chapter 6

一进张妍家的门,关宏宇就闻到了一股陈旧的灰尘味道。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人在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人一走,房子就跟屋主一样迅速地衰颓下来,哪怕这会儿一星期都没过,房子已经冷清地有了萧条气。房东想把钥匙塞给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当初自己其实不想把这间房子出租的,看小姑娘一个人来津港打拼觉得不容易,而且看她工作也体面,也再三保证不会带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回来,这才同意租给她;结果房子成了凶宅这地儿又不好卖又不好再租,愁得她长了一嘴的泡。关宏宇没理后边的叨叨,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 见关宏宇对此充耳不闻,房东也知趣地住了嘴,把钥匙往鞋柜上一放,忙自己的去了。 关宏宇的视线把屋子里里外外扫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