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题记

织女打了个招呼:“张君。”

她端坐在天河岸边,指间玉梭穿梭如电,灿烂鲜丽的锦缎从织机上流泻下来,在她身畔堆积成一座体量可观的云山。

“天孙?”涉水而来的张佳乐站住脚步,投来诧异的一眼,“今日是七月初七吧,天孙怎么还在这里?不去见河鼓吗?”

“张君说笑了,”织女道,“今日公事未毕,不敢偷闲。”

“哦,”张佳乐打量了一圈她身畔堆积的锦缎,恍然,“你这是又欠了丰隆多少丝债?”

天孙织锦成云。这些锦缎会在明天日出时,被云神铺陈于东方天际,幻化作世人眼中瑰奇壮丽的朝霞。织女在内心飞速清点了一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