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境线演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出现了可以称作不同思想之间碰撞的东西。从一开始我就在吐槽海境线的整个设定不合理。不是那种“这样不对”的不合理,而是“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不合理。当然,某种程度上这可以归咎于布袋戏这样一种载体并不能很好地承担探究社会政治问题的责任。但是既然编剧选择了这一主题,那就有义务把这样一个故事讲好。

海境线的问题太多,不一一赘述。砚寒清对鳞王的那番解读,某种程度上算是正面回应了一些之前出现过的问题。但是不知道编剧是对这个问题不太了解,还是出于某些原因不能深入,砚寒清的逻辑,其实是存在漏洞的。

这个漏洞就是,欲星移之所以与鳍鳞会选择了不同的道路、鳍鳞会存在的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会杀戮鲛人与宝躯两脉、无法带来真正的和平。

虽然很多人喜欢说,不要跟虚拟作品计较抠现实问题,但是我更认为,格里高利可以一觉醒来变成甲虫,只是这只甲虫必须有六只脚。

参考一下现实生活以及历史规律,不难发现漏洞何在。鲛人与宝躯握有资源?战败一方有什么资格谈资源,剥夺就是了,历史上实例多得是。甚至哪怕就算是真的全杀掉了,根本问题也并不在这里——事实上,不管上位后的梦虬孙与八爪选择如何对待这两脉,他们从一开始就选择要面对的问题都是,如何真正破除海境的阶级。

这也是八爪出场时,编剧给他的定位,他是一个高举打破海境阶级传统大旗的角色。而八爪的想法几乎可以说是简单到不动脑子:杀掉“窃取王位”的鲲帝,让“龙”归位,海境人民从此大翻身,他觉得自己的目的就算达成了,甚至这个过程中牺牲掉他自己都在所不惜。

但是他的道路真的能成功吗?

我们姑且假设他起义成功了好了。在这个位面,梦虬孙成了新王,鲛人与宝躯的特权被剥夺,波臣从最底层被解放出来——

然后呢?

那么多的波臣,总不能人人都跑去当官吧?总归是有人上有人下的吧?都不需要太久,最多两代人,新的贵族就要诞生了。大家照样有人吃山珍海味,有人啃馒头;有人草菅人命,有人命如草芥。

或者另一种情况,波臣集体抬升了一个等级,把鲛人和宝躯贬到底层。真棒,原来破除阶级的方法就是把大家的阶级换一下(棒读)。

而且只要王位保持世袭制,虬龙的血脉就将成为皇族,和原先的鲲帝有什么本质性区别?除非他们打算搞禅让制或者普选。

(当然,历史又告诉我们了,上层建筑必须和经济基础相匹配。海境没有那个经济基础,强行颜色革命的后果就是今天的利比亚。)

参考一下历史规律就不难发现,鳍鳞会,或者说八爪的思路的实质,是用一个新的特权阶级代替旧的。王位上是虬龙或鲲帝,从政治体系而言并无任何差别。而如果不存在一个稳定有效的晋升通道(例如科举,例如高考),那么几代过后,必将重新分化、固化出新的特权阶级,到那时,底层阶级仍将受到与此时一般无二的迫害。(其实有这个通道也难以避免阶级固化,参考当今天朝可知。)

翻译成海境的语言体系,就是几代过后,仍将出现新的“鲲帝”“鲛人”与“宝躯”,“波臣”的处境,不会得到任何改变。这才是真正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那么,想要海境无枷锁自困的欲星移,自然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

这种情况下,砚寒清那个过程错误但是答案正确的结论才能派上用场。从思想入手改变民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喂这个词儿不是这么用的),虽然我很怀疑你跟底层讲兼爱平等到底能起到多大点作用,但是鉴于设定如此,我就不吐槽了。

顺便,在他们海境并没有出现新的生产关系之前,侈谈推翻阶级实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最合理的剧情其实是表现一下底层人民生活得水深火热,然后顺理成章地推动农民起义。我不知道编剧为什么没有选择这样写,大概是因为如果这样的话鳞王就要彻底崩了。

所以现在的剧情,除了水磷烧,有什么都是鳍鳞会在说的,完全没有表现出来海境底层多受压迫了。恕我直言,历朝历代谁家没个贵族搞点这种丧病的玩意儿,一个孤例,实在不足以构成“这个皇族很要命老子不服干他娘”的充要条件啊好吗。

而欲星移能做到的最好的情况,也就是打破通婚禁忌,建立合理的上升通道,避免阶级固化。至于彻底打破阶级这种事情……我觉得你们就不要想了,海境一个封建社会,还是不要动一步跨入共产主义的念头的好。

相比之下,这一集最让我满意的情节就是——海境终于出现了普通老百姓的角色。

这其实是个非常诡异的现象,因为可以说整个海境线贯穿的主线(尤其是魆妖纪的部分),至少是我们看到的主线,是八爪领导的底层人民反抗鳞王一方。然而这条线居然演到快结束了才出现了真正的底层人民,实在让人有一种之前都是在空中楼阁里说空话的感觉。

这样安排剧情的直接后果就是,在剧情初期,八爪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挟民意以自重的野心家。后来他的心路历程逐渐演出来了,让我发现我误解了他,哦原来他是真的想推翻阶级的。再到现在,普通百姓这一场戏,让我哭笑不得,原来八爪还是那个把自己关在空中楼阁里,没有深入群众的八爪。

底层百姓出现得这么晚,以至于有小伙伴直接吐槽海境的波臣都是珍稀动物,住的地方都是珍稀动物保育区。之前鲛人的剧情也存在类似问题,一直在说鲛人闹事,却几乎看不到除了砚寒清和误芭蕉之外的鲛人,给人一种到底是真的有鲛人在闹事还是你们只是随便说说的感觉。后来好歹出来了一批鲛人,结果让异儿给砍了,于是我又无语了,鲛人真有设定里那么位高权重的话,即使是鳞王也不能随便砍的,何况他北冥异一个非嫡系皇子……

扯远了,还是说八爪。

从身份上来说,八爪本人已经不能算真正的底层了。他是鳍鳞会的宗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跟皇族有关系,这种人设你跟我说他是底层我跟你急……当然不是说他不是底层就不能代表底层发声了,像tg早期的大佬们基本都是背离了自己的阶级来为无产阶级奋斗的。但是八爪他真的,真的,忘记了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结果就是这个角色一直以来都太虚了,人设立不住脚。

一个整天宅着装神秘、周围一群小弟呼风唤雨、还跟王爷调情的家伙,底层个大头鬼啊。甚至就算是鳍鳞会都不能算是真正贴近普通老百姓,我记得剧情中提到过,鳍鳞会收留了很多受过迫害的人——拜托哦要按照你们的阶级论来讲的话其实每个人都是受迫害的,但是鳍鳞会却没能团结到群众,为什么?

答案简直呼之欲出——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从底层阶级出发啊,本质上还是要建立新特权阶级取代旧的啊。他们又没本事改变民众的思想,那些在现有社会结构下过得好好的人当然不理他们。

好在海境的普通老百姓终于出现了,那几句话无疑是给了八爪一个响亮的耳光。我衷心希望这个角色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道路是不是出了问题,最起码让我看到符合他人设的行为吧,默苍离那么夭寿的角色好歹还确实为了践行自己的目标死在了墨狂之下呢。

以及,海境这几个普通老百姓的角色很有意思,因为从不同角度来说,他们的行为都是说得通的。

如果八爪真的就是一波反贼,他们当然有理由抱怨叛军影响自己的生活。而即使是把八爪他们当推翻阶级的革命者来看,在民众的思想未改变之前,会有此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参考鲁迅的《药》就知道了——诚然我并不觉得八爪比得上秋瑾。

最后吐个槽,也许砚寒清希望能避免流血牺牲,但是革命哪有不流血不牺牲的。

凡是觉得革命很热血,很浪漫,还可以像八爪和千岁这样来个生死恋的——我可去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