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其实是一篇从小青柑正文完结之日就开始写的长评,但是因为太忙,一篇长评愣是让我断断续续拖了四个月,很多地方前后逻辑都接不上了(捂脸)。但是眼看浇头都要开更了,我实在不好意思拖下去了,就……这么前言不搭后语地发出来吧!
这篇文开更的时候,我刚刚离开家乡那座三线小城,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大城市谋生。没有985、211的学历,没有使人眼前一亮的出众技能,我看中的工作看不上我,看得上我的的工作我又不愿勉强——所谓高不成低不就,说的就是当时的我。
因此开篇关于喻兰川社畜身份的描写,结结实实地在欲当社畜而不得的我心头插了一刀。
谁知道那些看起来光鲜亮丽的社会精英,背后是不是也像我们这些社会炮灰一样,被来自现实的种种重压逼得喘不过气来?没买房的时候缴房租,买了房之后还房贷,成家立业之后,还有一家老小,仿佛人这一辈子,就没有一刻可以从现实的重压之下直起腰来,喘一口气。
那如果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努力去争取向上走的机会?为什么不安安稳稳、随波逐流地过完这一生呢?
因为“这不是‘荣华富贵’,是自由。”
我不得不说这句话对我当真是会心一击,像我这样在大城市漂着的年轻人,多多少少,总会是抱着一点这样的心态吧?小青柑完结的时候,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每天中午就着公司食堂的饭菜,看着这个故事逐渐走向尾声。不能说往后就从此高枕无忧,但至少心是定下来了,不再有先前那种焦虑感,因此看到结局喻兰川潇洒地挥手而去,我竟然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从此天高海阔,任凭鱼跃鸟飞。
拿着“不自由毋宁死”当座右铭的喻兰川,在经历了一圈看山看水的兜兜转转之后,终于还是走上了喻家人的老路。这结局突兀吗?若是回顾前文,不难发现他骨子里始终有着反叛的因子。这点野性难驯被严丝合缝地隐藏在斯文败类的精英皮下,直到他开始与这个江湖互相拉扯的时候,才逐渐露出真面目,他为了甘卿和这些人,一次次打破自己给自己设下的规矩和界限,到了最后跨出那量变造成质变的一步,其实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就像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来,城里的人想冲出去。喻兰川的不凡之处,正在于他在这看似二元化的选择中开出了另一条路——他一挥手推倒了这座围城,然后在废墟上就地重建了一座跑马场。
甘卿去劝解悄悄的那一段是真的看得人心里难过。其实即使没有她们这样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每个人在一生中,总难免会有“如果我能回到xx岁就好了”这种想法吧?那阵子我也经常在想,假如我能回到17岁,我也一定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这样找起工作来或许就不会这么吃力。但人是不可能回到过去的,所以才更要珍惜眼下和未来。所以我即使再想咸鱼瘫,也得做好一个社畜的本分,最起码日后回想起来,要对得起自己吧。
而p大毕竟是仁慈的,她给了栏杆夫妇一处可以作为退路的房产,给了喻兰川投什么都赚钱的本领,给了甘卿蹉跎十年之后,仍然能够被爱、也能去爱别人的机会。有匪的出书版番外里加了这样一句:“这一代的‘山川剑’,是从小被姊妹欺压得敢怒不敢言的好脾气,这一代的‘南刀’,是个一头小羊羔就能拐走的吃货。若干年后,也许能成就一段新的传奇,付与惊堂木与三尺桌案间,也未可知。”江山代有才人出,曾经的江湖远去了,但故事仍在继续。或许再过多少年,这一代的“寒江雪”与“万木春”,也能成为新的传说呢。
几个月前,p大在一次活动中说过,她写文的准则是,想磕cp了就写耽美,想磕小姐姐了就写言情。客观来讲,这造就了她的言情文的两个特点,一方面是女主角具有足够强大的心性,并使得她们最终能够在自己所选择的领域内开出一条通衢(周翡领悟破雪刀,傅落长成一代名将,江晓媛成为造型设计师,等等);而另一方面,既然重点在“磕小姐姐”,能够分给男女主角互动的笔墨就难免偏少,通俗来说,就是感情线少。
诚然感情线的多寡并不是衡量一篇小说够不够好的标准,但有时候难免会惦记着糖不够吃呀。因此,小青柑在这方面给我带来的是十足的惊喜,和p大之前的言情比起来,这一篇的写法,尤其是感情线的推进上,有着明显的变化和进步。以前看p大的耽美的时候经常会让我这种母胎单身狗油然而生一种“教练我也想谈恋爱”的冲动,而小青柑是第一篇达到这种效果的言情。
我其实特别喜欢喻兰川的土猫论,一开始的时候他何尝不是像绝大多数“精英”那样,连对未来的另一半都有明确的规划和要求。但是再多的规划,在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时候,还是白瞎(摊手)。而从甘卿的角度来说,大概是浑噩十年之后,忽然有人捧出了一颗真心给她。
我们周好人没见过几遭真心,认不出来,可甘卿不是。能不接吗?
不接就是犯罪啊。
于是曾经无所挂怀的甘卿有了软肋,懂了近乡情怯。这份感情成了促成她做出改变、做出选择的动力。爱情的本质无非是人与人之间的一段联系,它把两个本可能是陌路的人牵扯到一起。无论甘卿还是喻兰川,他们都在为了彼此做出努力和改变。我看到喻兰川谋划“篡权夺位”而甘卿又捡起了英语的那一段的时候,甚至会觉得这个故事如果就完结在这里,是最完美不过的了。毕竟,也许最好的爱情,就是让我们都成为真正的自己。
所以番外就看得人很欣慰了,当初那句字字诛心的诘问,已经可以拿来作为闲时谈资,而这个江湖,无论进退,他们都游刃有余。这很理想化,但这也在灰暗的日常生活中给了我们一点希冀。也正由于此,我愿意把p大的故事称为成人童话,即使她笔下的故事里有再多的阴暗,也总是有善意与光明贯穿其中。
然后这个乍一看摸不着头脑的长评标题……是因为想到要给这篇文写一篇长评的时候,我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就是这首《借我》:
“借我十年,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借我说得出口的淡淡誓言,
借我孤绝如初见。”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首歌和甘卿绝配。
十年风雨之后,那团浓烈的火烧云终于挣脱了过往的阴霾,重新绽放出耀眼的光彩。那之后,云或将化作雨滴落入大地,随百川入海,在无数滴水之中隐匿了身形,继续自己精彩的人生。
假如她哪天心血来潮学个吉他玩,可能会在某个夕阳西下的时刻,随手一拨琴弦,懒洋洋地把这首歌唱给喻兰川听。
然后古道西风瘦马,是两个人的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