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我以烈火,辞我以长歌——评《烈火浇愁》

· 长评存档 · 2,136字 返回首页

在向别人安利这篇文的时候,我遇到的最常见也是最麻烦的问题是——“这篇攻受什么属性?”没办法,皮皮本人这回并没有给出诸如“专治各种不服老流氓攻vs又怂又浪富二代受”这种官方定义,而我在绞尽脑汁试图给出一个合理概括之后的成果是怒摔键盘:这两个人怎么这么难抓啊!
后来回去重读的时候发现,关于盛灵渊,其实文中早有一句话完美地进行了概括:
“他是着火的雪人、沸腾的冰。”
巨浪击石,方成壮观。矛盾与冲突永远是一个人物身上最迷人的地方。由这些矛盾冲突而来的挣扎或妥协,则把不同的人塑造成不同的样子。
那盛灵渊是什么样子呢?他在现代时间线的初出场是一个靠着发量引发评论区无数秃头少女尖叫的惊艳背影,而他在这个故事的悠远历史中、真正的第一次出场,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算计与谎言。第一卷中他站在楼顶被祭文凌迟时,面对毕春生“你不怕魂飞魄散吗”的质问,轻飘飘掷下的那句“求之不得了”带给我的震撼过于强烈,其中的强大、疯狂与生无可恋也过于强烈,以至于后文他人生中的种种逐渐呈现出来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东川的春风里的温和少年和诡谲的“恶鬼”真的是一个人吗?踌躇满志的少年帝王和生亦无欢的孤家寡人真的是一个人吗?
每一卷的卷名都是对盛灵渊某个方面的侧写,这一点很多人都分析过了。对我来说,比起那些身份定义所带来的的震撼本身,抽丝剥茧般逐一触碰到这些方面的过程,才是更打动人的所在。经历这一过程的不仅仅是作为读者的我们,也包括作为作品另一主人公的宣玑。
说到宣玑,我至今无法忘记被试阅支配的恐惧——我还是太年轻了,真的,我光知道会有试阅,不知道试阅它不代表最终成品,于是我兴高采烈地和小伙伴们开盘下注押起了攻受,并且成功……输掉了十个雷。
我恨.jpg
两人还未相认的时候,盛灵渊曾经对宣玑的本性产生过怀疑,因为“赤渊不是个能长出太阳花的地方”。然而后来大家都知道了,赤渊里不仅能长出来太阳花,这太阳花还是他盛灵渊亲手浇灌出来的。但其实回想一下小剑灵的成长过程,长成这样也并不让人意外。毕竟,他让少年天子用单薄的脊背密不透风地护了二十年,是在毫无保留的爱与包容中成长起来的。而人情大数单薄如纸,相比起来有这样深厚的感情做养料,即使是幼时夜夜都要忍受的赤渊烈火,也不算什么吧。
【顺便,有生之年我还能看见皮皮写试阅玑那样的主角吗?真的好好磕啊】
但说到底宣玑也不是真的白纸一张,他爱吃爱玩,比起妖更像个人,本质却还是活了三千年的大妖。那些我们能看懂的前尘过往,在他眼里,只会更加痛彻肺腑,更遑论他还算是个当事人。当他看清盛灵渊那副天魔躯之下隐藏的也是一颗凡人的血肉心脏,他会不会后悔呢?换言之,要是当初的小剑灵知道他的灵渊哥哥日后会经历什么,还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吗?大概并不会,但是“自己”与“世界”的冲突依然存在,那时可能又有新的问题层出不穷,远不是两个人吵一架能解决的。
在追更期间和朋友讨论起来的时候,我们一致觉得,比起近两年的作品,小火的风格其实更像早几年的《镇魂》,不过结构与剧情更加圆融。相类似的点在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情感与羁绊,在剧情中的参与度更高,对剧情的推动作用也更大。
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一个结果:虽然世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在这样一个世界观中,主角们个人的悲欢与世界的衰荣注定是捆绑在一起的。他们的进退行藏永远不可能仅仅凭着自己的心意,而是必然捆绑了许多本质上可能和他们并不相关的东西。比如当盛灵渊剥离自己的朱雀血脉的时候,比如宣玑一次又一次震碎朱雀骨去镇压赤渊的时候,我简直想跳进书里抓着他们的肩膀用力摇晃——你醒醒啊,这个世界完蛋就完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又不欠谁的,这是何必呢?何必呢?
我不喜欢把这种情节描述为“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但类似的桥段里,主角必然都需要寻找一个“我”与“世界”的平衡点。撂挑子不干索性放任世界毁灭的也不是没有,从文艺学的角度来说当然也另有一种审美价值。但盛灵渊和宣玑都没有,宣玑是为了守护这个盛灵渊留下来的世界,也是为了作为朱雀一族的责任;而盛灵渊,我想了很久,或许是这一生都出于欺骗和算计,当他彻彻底底什么都不再拥有的时候,总要出于“自己”的意志去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反叛吧?
不过,感谢亲妈皮皮,三千年后,故事的二位主人公终于还是拥有了与自己和解的机会。虽然首页日常能刷到“人和自己和解的时候也就死了”这类反鸡汤,但平心而论,我最喜欢的还真就是人在经历起落浮沉之后最终与自己达成和解这样的故事桥段。都说看山看水有三重境界,我理解中的“与自己和解”,就得是第三重境界才能达到的。就盛灵渊和宣玑而言,所谓“和解”,是指他们终于可以不用再自己和自己较劲,老盘算些我死就死了怎么才能让他活;也不用和对方较劲,防着对方偷偷跑去填赤渊(……)虽然命运对他们很不好,但有身边这个人在,他们就可以坦然领受,并问心无愧地说出一句:我赢过了这操蛋的命运。
写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前段时间补番的时候看见的一句话,年轻人向曾经憧憬的前辈怒吼你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前辈笑了笑,说,我只是不再紧逼自己了。
其实到了最后,恰恰是不再紧逼自己之后做出的选择,才让故事真正有了圆满的机会,继续感谢亲妈皮皮。
结局之后,玑灵也会和之前的每一对皮家cp一样,回归到烟火人间的生活中去。我坚信在某个平行时空中,他们最终能攒出首付的钱,真正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此刻说不定他们正在下班的路上,回家时在路边菜市场买了菜,再顺手捎两杯奶茶。赤渊无事,人间无恙,一切太平。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