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今人不见古时月

· 日常 · 1,670字 返回首页

今年中秋小长假,我特地没有回家,为的就是亲自体验一下西湖十景中的“平湖秋月”。小长假三天,头两天天气晴好,第三天开始有云,下午出门的时候还掉了点雨滴。本来中秋的正日子是第一天,我和地主为了避开客流高峰,才延后至第三天的晚上。是以出门逢雨,我心里其实是不太高兴,当然也很紧张,生怕这雨下大了,或者雨虽不下但云却不散,以致错过今年中秋月,那就要再等一年。
好在运气不赖,雨只在我出门时下了那么零星数点。向晚时云也收了,虽然不是晴空万里,剩的那点薄云完全不足以成为阻碍。可惜这月亮看得依然不尽如人意,无他,光污染实在太严重了,即使不计湖东商业区,远处玉皇山,近处苏白二堤,无不灯光辉映。其实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入夜后西湖景区并不会封闭,如果没有灯光,致使游人失足,反为不美。但终归有点不痛快,觉得自己成了张岱笔下被嘲的俗人。
说到张岱,现如今的中秋夜,湖上应该也是有游船的。十五那天晚上有个小伙伴去游湖,拍了张照片,看角度像是在葛岭上俯瞰,湖面上散落着不少小船。我去的那天没看到,只有大型游船亮着明晃晃的灯从湖面上滑过。以前有两回晚上经过湖边的经历,也不曾见到小船,可能入夜之后尤许放舟是中秋当晚的特例吧。如果没有那么多灯,湖上看月,当然还是坐船最好。可惜没灯是不可能的,不过明年若有机会,还是想亲自体验一下,毕竟,身在舟中,虽然不能把光污染全关掉,至少可以尽可能地远离光污染。
再一想,我在湖边蹓跶的经验,其实也不少了。
有那么一阵子,只要我周末在外面跑而时间又不算晚,我就会去湖边转一圈。一般是从龙翔桥地铁站出来,走几步就到湖边,徐徐向北,行至断桥而止。这段路不算长,但总也不觉得腻,大约四时各有风致,山水常在而风景常新。当然也有不同的情况,去年三月初到杭州的时候,是由兔子领着我和地主,自柳浪闻莺始,走到龙翔桥。春柳濯濯,惠风和畅,非常符合一切关于美好春日的想象了。十一月的时候圆圆过来玩又是另一种情形:那天我们倒是坐了船的,那种摇橹的小船,和四个游客拼了一下。坐在舟中放眼望去,晴空旷远,风清而不寒,苏堤与北山街的树都染了霜色。今年元旦的时候恰好赶上一场大雪,地主揣着相机专程从上海跑过来,兔子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开车把我们扔到了断桥。断桥残雪是不存在的,环卫工人早把桥面上的雪扫干净了,白堤上也已经清扫出了可供人行走的道路。但毕竟起得早,远山近树一片皎洁,还来不及被人惊动的雪景足可入画图。这种时候就又很想请出张岱——但还是别想了,这种天坐大船如饮牛饮马,至于小船,它开不开尚在其次,即使开,我为了避免感冒考虑,怕是也不敢坐。
我一个人逛西湖的最高纪录是绕湖走了一整圈——当然了,走的是苏堤,不是西岸。拜于谦祠时走过曲院风荷那一段,悦总和圆圆各自来时也走过花港观鱼,不过西岸最有趣的果然还是杨公堤过山车。西湖的荷花我大概一次全盛之时都没有赶上过,去年专门跑了两次,一次太早一次太迟。今年七月有一回办完公司的事从玉皇山那边回来,眼看天色还早,索性换了车去湖边转悠。那次是从钱王祠一带走到集贤亭,游人相对湖滨一带要少很多,乐得清静。到集贤亭附近忽然望见大片的荷叶,忽然意识到,可能我总觉得如今的荷花不比我小时候跟家里来杭州旅游时所见茂盛,并不是荷花不行,而是我当年太矮……所以放舟于湖中,莲花过人头这种事情,果然也还是趁早别指望了。
西湖的花当然也不止荷花。孤山有梅,有林逋墓,今年去的时候同样是稍微早了些,花还没全开,但见到了大群野生鸳鸯。湖边还有大量以樱花为代表的蔷薇科早春开花树木,悦总来玩的时候我们约了一波太子湾,到了之后顿觉失策:怪不得都说去太子湾得早起,到得稍微晚一点就都是人人人。但樱花还是绝美,郁金香也相得益彰。桂花当然也有,但不成规模,我又依然总赶不上时候。今年中秋去看月亮之前其实还去了一趟满陇桂雨,可恨桂花全没开,仿佛在逗我——你们那些长在我小区里的兄弟姐妹可不是这样的!
今年莫名其妙去了三趟飞来峰灵隐寺,一次自己去,两次分别是陪暗暗和地主。不过和地主一起去那次倒是没进寺,转了一圈心血来潮上了趟北高峰。人在山间意识不到海拔与方位,等坐着缆车悠悠而上的时候,西湖忽然就跳进了视野。登上峰顶时,整个西湖宛然在望,云投在山间的影子也清清楚楚。可见我以前写文说什么飞来峰上看西湖全是扯淡,下次还是北高峰吧,不然葛岭或者雷峰塔,也是可以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