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秋

随便写写目前为止的人物分析——评《将进酒》

《将进酒》一文到目前为止,十万字出头,要写人物分析其实有点勉强,毕竟很多事情在此时都还没有定论。但主角二人身上值得说道的地方实在太多,于是忍不住出来碎碎念几句。
“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我不愿再为此赴命。我要翻过那座山,我要为自己一战。”
我一开始以为文案这段话说的是沈泽川,但在第29章更新之后,我忽然意识到,这段话同时也是在说萧驰野。
29章给萧大哥立了一个巨大的flag——这个flag以后要怎么应验姑且不提。但它给这两人的命运落了锁,将本该南辕北辙的两个人放到了殊途同归的道路上。
他们分明是不像的,说骄狂纨绔和隐忍罪子像,谁信?然而他们的身影却在这一刻奇异地产生了重合:已经失去和将要失去的手足,命运要其如此而不甘于此的人生,看似有亲故却实质上孤立无援的处境,以及文案所暗示的,将在困境中奋起的一搏。
我毫不怀疑他们会是最了解也最能理解对方的人。
首先来看萧驰野。
他是离北王的幼子,这个身份意味着两点:第一,王侯出身,这是文案里“浪荡败类”属性的直接由来,同时由于萧家此时正值鼎盛,即便他会为了萧家已经封无可封而忧虑,面对他人时,仍然会带有理所当然的优越感;第二,身为幼子,这代表着家族传承的重担不在他肩上(这里指的是宗子的概念,与他哥是否想培养他当继承人无关),如果没有皇家忌惮萧家,强行把他留在阒都这一节,他在离北草原上一定是一个自由的小精灵(???)
但是现在有了这一节,于是萧驰野纨绔之外另一方面的特质得以显现出来:忍。他几乎是用纨绔的外包装完美地把自己平时隐忍不发、遇事出手则稳准狠的特点给隐藏了起来,比起“驰野”这个名字所隐含的马的意象,他可能更像鹰。
一个能忍的人是非常可怕的,虽说他忍到最后破了功,在猎场亮出了自己磨了许久的獠牙。不过我严重怀疑,即使他真如齐太傅所说,忍到戚竹音自己出这个头,新皇帝也未必就能放他回离北。因为归根结底,皇家要拿捏在手里的是萧家,一个萧驰野能耐与否,其实影响不大。
这就要说到最后一点,萧驰野这个人,看上去拽得不行,其实可能还比不上比他小的沈泽川成熟。
这倒霉孩子在父兄面前就是一副大尾巴翘上天的模样,看得出他在家里有多受宠了(我先心疼兰舟三秒钟……)几次三番对沈泽川的试探也都很有小学生打嘴仗的风格,“我要是回不了家,你也别想回家”这是什么小学生级别的威胁啊(╯‵□′)╯︵┻━┻你就不能跟人兰舟学学!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一句话噎死人!
相比之下,沈泽川的情况更为复杂。
这个人物一出场就伴随着巨大的谜团:沈卫兵败。文中用了不少笔墨来写沈卫兵败的不合理之处,背后尚有阴谋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个阴谋会在多大程度上牵扯到萧沈二人目前还不得而知,从萧二等故事中的人看来,沈泽川现在的面目可以说是模糊非常。一方面他本人的身世可能还有存疑之处(即使是不喜庶子,公卿王侯之家真的会把儿子扔在外面给人养?),另一方面没人能拿得准他到底想做什么,又是站在哪一边的。而我们这些拥有上帝视角的读者知道,他现在所图谋的,一是要为师娘和师兄讨个公道,二是应承了齐太傅要为他复仇。
两件事,前者牵涉到沈卫兵败,后者牵涉到当年太子的案子,不管哪一个都和朝中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纠葛不清,可能不止得清空棋子,而是要直接掀了棋盘,才能找到一个答案。
这种情势下,几乎是逼得沈泽川不得不忍,并且比萧驰野的忍程度更高。而正因为这种“忍”,他睚眦必报的“狠”才尤为惊心动魄。假设没有沈卫兵败等一系列破事儿,沈泽川在端州和师父一家人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他性格中的睚眦必报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展露出来,只能说是命运弄人。
(写到这里我忽然醒悟,所以《将进酒》本质上是两个狼人的故事吗(喂。
萧驰野尚有一个家可以惦记着要回去,沈泽川却已经没有家了,所以他可以感同身受地理解萧驰野想要回家的愿望。他们都是困在阒都的囚鸟,以至于针对沈泽川的嘲讽,也同样会扎在萧驰野心头。这就是我前面说的, 两人的道路实则殊途同归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俩所追求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而沈泽川身为一个绝对不输萧驰野的聪明人,要说他会忽视这一点那我是真不信,所以我真的很期待看他俩联手搞事了。
不过这么一说这个剧情真是好让人发愁啊,新皇帝肉眼可见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太后……萧家不说了,沈泽川也一点都不像是会选择站队太后那边的,而要实现他们两个人各自的愿望,现如今这个政治格局肯定不行,然而作者目前并没有给我们提供第三个选项……要么我押五毛他俩以后一起造反算了!(咳咳咳
最后说说he的问题吧。
其实我想写这个评论的起因就是看见了评论区关于本文是否要he的争论。从我本人的角度来说,我并不挑be还是he,只要作者能够说服我,换言之,在剧情发展合理的情况下,作者说什么,就是什么。
并不是说读者就没有质疑剧情的权利,但是,但是,不要忘了,《将进酒》一文写到现在,也就十万字出头。
我看到的质疑是否要he的观点,都是建立在开头萧二那一脚之仇和两家之间的瓜葛之上的。似乎因为这一脚,萧二就当定了渣男,而沈泽川如果爱上一个渣男,就是他没脑子,故事就崩了。
可是对于一个长篇来说,十万字,足够支撑起剧情的架构,树立起人物的形象,却是无法将人物形象钉死在十万字的这个节点上的。
在一篇小说里,比起一个人物的思想行为“对不对”,更为重要的是他的思想行为能否构成自洽。目前为止,萧沈二人是否做出过任何不合逻辑——不是读者的逻辑,是其自身的行为逻辑——的事?没有吧?
我不知道作者打算写多长,但是凭着阅读的直觉来说,目前的剧情进展,怕是连三分之一的进度条都没有。剧情和人物是相互推进的,我们现在看到的,剧情不过冰山一角,人物也还是成长中的状态。更不要说哪怕不讨论剧情对角色的影响,单就感情线而言,爱情本就是一个两个人相互适应、相互改变的过程。没有冲突,何来磨合,不过是这个冲突太惨烈了,以至于让代入感比较强的读者有些难以接受。
但是请记得,他们尚未遭逢那些未曾相识的人和事,也尚未经历那些未曾发生的改变,他们还没有被命运塑造成将要成为的模样。那么,我们这些读者,身为故事的旁观人,又何必在此时去质疑,未来的他们,是否会放下此刻放不下的恨,爱上此刻不爱的人?

| 2394字 长评2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