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稳过渡的cp27——才怪咧!

· 展会 · 2,336字 返回首页

我发现了,每一届cp我们起的群名就是flag,正着起的一定应验,反着起的一定反向应验,总之只有鸡飞狗跳是不变的永恒定律——就好比这届,起了个平稳过渡的群名就以为能平稳过渡的我真的太天真了。首先是现实侧的疫情反复各种影响二次元相关计划,比如我们那倒霉论坛最早说在成都,后来挪到合肥,再后来又改线上,时间也从本来在cp前的挪到了cp后,但又不管前后都没什么余裕,搞得人请个假都提心吊胆。好在是请到了,至于会不会给领导留下不务正业的影响,这根本不在我们同人女的考虑范围内好吗!
同样也是因为疫情反复,本来说要来参展的大家行程也变来变去,好几个说要来的人都没能来,住宿也跟着调,最后变成了阿政去和一文一起,我和燕云还有素华一起,这大概还是虫网cp史上首次民政局长和政委没有住一起呢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回【。
去上海是和素华一起的,不过不是一起买的票所以没坐在一起。下了车才知道她坐在了一个私生虾前面,妈的一个车厢的兵哥哥都镇压不住晦气,接下来到上海分头行动之后她一路都被瘟得可以,我能说啥,我只能庆幸坐在虾前面的不是我吧……在虹桥和圆圆碰了头之后一起去会场,到了才发现,完球,这届因为我要去p专区出摊所以虫网的摊是拿政的号申的,然而我忘记问你政的身份证号了……我站在入口厅和你圆相对凌乱,到处问了一圈人问不到身份证号之后本来已经打算按照npc说的第二天七点半以后再来签摊了,关键时刻灵光一现突然想到cpp后台似乎有实名认证信息,光速切号登录,果然有,赶紧拿去签了,幸好npc没坚持说一定要身份证复印件。
这届的东西主要就是政和暗的本子,三大箱,都是寄到阿鸽那里运过来的,我感觉自从cp24之后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大箱的本子了,该高呼一声政暗nb吗……我们摊和咒专区在一个馆,路过的时候看见了好些个条幅,还有一个巨大的五条悟半身立牌,咒,不愧是你,真正的烫门。
收拾完大家一起去吃大块头,你圆要去和别的朋友吃饭但是专程从南京带了一只鸭子来给我们分。这一次你政终于不是二半夜才到了,在群众的撺掇下拖着行李箱也来加入聚餐,让我们为虫网参了四届cp之后你政终于能吃上大块头而鼓掌!

DAY1

这届cp猫耳有和cp合作的默读广播剧周边,那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冲啊。
我大概是早上六点起,拖着燕云七点左右到的会场,好家伙,队已经排出好——长了,看一眼各个无料群的群聊记录,似乎真的有人夜排,day1还怪冷的,这个天夜排我真的敬各位是勇士,反正我自己等进场这段时间都已经快把脚冻掉了……冲进场之后把燕云扔在队伍里帮我排(真的是冲,从入口厅狂奔到N4,感觉肺都要炸了,我果然已经是个久疏锻炼的脆皮社畜),我就先去布置摊子了,好家伙,布展日没注意,开展了才发现我们摊左右都是热门摊,箱子堆得几乎没地儿下脚,进出摊位都跟丛林跋涉似的,这就是热门吗,爱了爱了【不是。我们左边那个摊有加桌而且布展方式有问题,搞得很多人都以为我们和他们是一个摊,以至于我不得不五次三番大声吆喝“排隔壁摊的不要堵在我摊前面——”
说多了都是泪.jpg
说起来其实不止我要排东西,阿政也有东西要排,好像是信蜂的画集吧,然而感觉她的队比我的好排多了,早早就回来坐摊了,而我,出去随机摸排了几个摊子买了点周边(居然还在古剑的摊子上买了一套五条悟吧唧,继续复读,不愧是你,真正的烫门),给燕云送了两回吃的,差不多下午两点才快排到,去把燕云换下来的时候她手里居然还领着一大包衣服,据说是帮一起排的人拿的,然而直到我买完走人这人都没回来,就离谱。
本来我的习惯是买一套就好了,但一想到排队排得这么要死要活(虽然主要是燕云在排)就还是一咬牙买了两套。买完默读顺道去隔壁把古剑的也买了,这届出的是三代boss主题,不知道下届能不能把一代二代的主角给我安排一下,求求了孩子真的很缺前两代周边。
不过看出来其他ip里只有yys是大热门了,毕竟我过去那个时候yys几乎都切了,其他所有ip都还货源充足着呢【。
day1的晚饭失策了,我从开展前就一直在吆喝到底吃什么却没人理我,到了真要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走出去随机选了个馆子,结果上菜好慢不说,还都是辣的。我倒是无所谓辣然而在座有一个政一个瓜不能吃辣啊——算了,下次我果然还是提前计划好吧,不然聚餐不就是图开心么,吃得不痛快还怎么开心啊orz

DAY2

因为我day2要去p专区出摊,所以基本上这一天就是分头行动了。早上安安稳稳起来吃了早饭到会场,不用排队直接进的感觉真好啊【。当然我到摊子上才知道还有人两天都去排了默读,我只能说你们真的是勇士。
我这届其实就约了俩稿子,另外要了一些授权。乱七八糟的搞事都是素华搞的,比如神奇的镜子灯和怀表,亚克力摆钟和带灯徽章……我定的开摊时间是12点,好多没审核的人来问,我叫他们一点以后再来,结果等快一点的时候我和素华一抬头发现我摊前面居然排起了队……惊恐.jpg
自己不当无料摊主不知道,最烦的果然还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路人,根本不知道无料是啥的那种,上来就问这个是啥怎么买,稍微好一点知道无料是啥的人群中还有大量不知道怎么出示订阅投雷记录的,我觉得我根本就是来进行ljj使用教学的吧(╯‵□′)╯︵┻━┻而且还有人耍小聪明,现场登记信息的时候不写闲鱼甚至不写微博,我一时心软放过去了,回来越想越窝火,真就当我是傻的呗。下回还是跟其他摊主学吧,不开线下,线上审了的爱来不来,老子没工夫奉陪。
这届专区排摊位还出了很搞笑的事情,瓜瓜这个倒霉蛋,跟他说了多少次这次我们有两个号申摊,他愣是把连摊申请写成了跟我的专区摊连摊,cp也蛮厉害的,都不看看他的专区和内容就直接排了,而且明明我用政的号申摊的时候写了连摊申请的,真是……更离谱的是晓岸不知道为什么被排到舟专区去了!专区内部也有很多要连摊的没有连上,最后是先让晓岸和瓜瓜换一下,然后我们内部再调整。
这届基本没怎么审核无料,不过因为自己有做所以和别的催py了一些。感觉比自己出去满场排队来得轻松多了——虽然前期投入也更多了。
下届原定计划是出玻海dlc和宝石商的本子,估计忙不过来就不做无料了的,结果day2的时候大家一看,好家伙下届cp日期定了,day2好像正好赶上甜生日,那还能怎么办,我纠结再三辗转反侧决定舍命陪君子,不就是忙死吗,我可以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