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26,搞事搞事再搞事

· 展会 · 2,409字 返回首页

懒癌发作的后果就是本该一个月之前写的cp总结被我拖到了现在,惭愧。

开展前

摸着良心说,这届cp真是叫一个一波三折,去年cp25刚结束的时候,从展馆出来看见外面海报上写着cp26是今年五一,那个夜晚我呆的所有群都在哀嚎这是来催命的。谁想得到cp25回去没几天,新冠就开始冒头了,更没人想得到那个时候看起来没啥大事,甚至直到我放假回家时都没啥大事的新病毒,最后居然发展成了这么大规模的疫情……这大概也算世事弄人吧。
总之对同人女来说,新冠造成的最大影响是,说好五一的cp26延后到了端午,又从端午延后到七月底,我本人上半年基本就是一边忙《无解》,一边忙无料,还要挂心cp到底能不能办不能的话要怎么安排后续。七月上旬那会儿各地还零零星星有小规模爆发,搞得大家都人心惶惶,甚至发出暴言“不如这届别办了”,然而最后竟然稳住了,cp也正常在七月底的预定日期举办了,真的要说一句感谢国家感谢人民。
这一届又是在四叶草,我悲了个催地拖着箱子从地铁口出来绕着场馆走了半圈,感觉自己的jio要断了。在签摊的地方跟红茶斑马眠山碰头并分了证之后进场馆看了一眼,我的摊没法布展,因为官方和场地交接出了问题,那个场馆的上一个展刚撤,还没收拾出来……所以最终是跑进去找了瓜瓜,把自己带来的无料和工具器材之类寄放在了他摊上。
说实话疫情对cp影响还是蛮明显的,尤其布展日人不多,很明显能看出来摊位变少了,排布也比以往宽松,我感受到了官方为了让摊位看起来没有少很多也蛮拼的……
这届住宿抱寒霜大腿,订了一个八百多两晚含一顿晚餐两顿早餐的星级大酒店,布展日这顿自助晚餐吃得我们极其舒爽,如果不是弗兰来拿她的摊主证了我们可能还能再吃个把小时。可惜政又双叒叕飞机晚点没吃到(虽说她不晚点大概也赶不上),等她到酒店果不其然又是十二点以后,重复的人生,重复的剧本,政,惨。
洗漱完以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躺着聊天,我突发奇想,既然纤纤那么怨念这次无解没把老鲤鱼的旧稿收进去,那不如干脆把之前的旧稿拾掇一下再出一本DLC吧——总之事情就这样突然决定了,我果然不该立前后三十年无解可能是唯一的玻海本这种一看就要倒的flag(……)

DAY1

一大早到了摊子上先挂定做好的横幅。本来早半年前都想好了,出无解的时候要在cp挂横幅,内容是“现在买三百道高数题就送绝美爱情”,结果2月份起某阴间流量及其粉群没完没了地闹事,最后大家群里聊着聊着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干脆拟了一副嘲讽对联去做了挂上。上联“虾仁猪心爆炒加蒜还想博君一笑”from宝老师,下联“白莲土豆炖成糊涂也配上得桌台”来自瓜瓜,好,我就喜欢看文化人骂人.jpg
(但是到底为什么是我一大早拎着长裙爬上爬下挂横幅啊?)
挂完当场就有人小心翼翼凑过来,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jpg,比一个大拇哥夸一声勇士。过了没两分钟就有个小姑娘拿着一包虾干过来送给我们,也太点睛之笔了,以至于我虽然事先声明过本届不收零食投喂,但还是收下了这包虾干并直接给它挂到了固定横幅的绳子上。再过一会儿又来了好几个送虾片虾条的,我快乐地把两侧绳子都挂满了,并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同仇敌忾——你说往年哪届cp大家这么心有灵犀集体带虾条啊?
我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发现我摊条幅已经红了,好多人来打卡,上微博一看果然不止我摊一个摊挂抵制条幅,顺着门牌号摸出去又转了一圈,回来发现条幅已经撤了。摊手,鉴于撤的时候我不在所以也就不啰嗦了,不过说老实话挂了一上午一中午搞出了n条万转微博,我觉得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条幅也够本了,撤就撤咯。而且不得不说,不来cp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直男讨厌肖战,那个场面搞得最隆重甚至安保开始给他们拉隔离带维持秩序的摊,摊主好像是个大兄dei,这一天微博上看到好多把抵制标语穿身上的照片也是大兄dei,暴躁直男老哥i了i了。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没亲眼见到那个据说在路中间一边打电话一边大哭的虾,好气啊,这里面还有我一份力呢!我不配拥有前排vip席吗!)
下午看着时间去企业馆那边转了转,主要是为了看一眼天老师和阿老师。今年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声优祭了,抓住机会看一眼是一眼吧。关键我这人其实还特别作品导向,在jio疼的情况下,对天老师的爱也不足以支撑我看完那什么民调局异闻录的整场互动……是的,我没看完就跑了,惭愧惭愧。
晚上大家一起去吃了一家云南菜,好吃。特地点了虾,人手一只,总之就是yygq得非常快乐。吃完大家就散了,我和政去找打印店搞第二天打算换的横幅,还有老哥和寒霜要的东西,我本来还想这怕不好找吧结果还挺容易就找到一家,顺利搞完回去躺尸。
总的来说我day1在摊上呆的时间比较久一点,所以还亲眼见证了好几个来买无解的,你们怎么回事啊预售为什么不买……哦对,红茶!这个茶居然也没有买!我本来准备了一个绝版立牌作为场贩第一名的福利,结果这个茶近水楼台成为了第一名……行吧总比被奇奇怪怪的人拿走要好。有个妹子是来帮朋友买的,说要两套,我从桌子下面掏出两套往她胳膊里一塞,她直接崩溃表示为什么她朋友没告诉她这么重还这么贵她微信里就剩三百块钱了,对此我只能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及到底是谁顺走了我一整沓的无解无料明信片啊!

DAY2

这两届基本都算是为了无料来的,昨天已经领了一些,今天就可以专心去搞要排队的那几个了。这次我记得带小马扎了!不光可以坐,自己要出去晃的时候还可以留马扎在队伍里继续排,而且居然也没有人插马扎的队,我不得不说上古遗风竟在同人女……(并没有)
话说回来这届无料差不多是从过年的时候就开始审核的,拖时间太久了,有些热情都拖没了,而且审核也麻烦,最后线上审的时候我直接放弃了一批,但就算这样要领的东西还是挺可观,好在我想要的都排到了。
老规矩入了古三和cp合作的那套立牌,不过昨天有地主今天有渣渣,反正就是有人替我排,节约时间,好。
然而说到这个我又要暴起揍地主了!我真是,永远都不应该指望地主记时间!这人把包扔我摊上自己去逛了,最后大家都差不多收拾收拾要走了她还没回来,我打了电话又催了半天还没回来,眼看要误高铁不得不先跑,结果果然误高铁了——阿西吧!我上一回误高铁都是不知道大二还是大三的时候了!
总之我拖着似乎又双叒叕比来的时候重的箱子回了家,到家把东西摊了一床,恨不能直接睡死,一点都不想收拾……但是不行噻,起码得拾掇拾掇装个箱。
所以虫网人每届带回去的本子有一半都来自自己摊已经成为诅咒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