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cp24之cp初体验记录

· 日常 · 6,337字 返回首页

虽然cp24都过去半个月了但我决定还是随便记两笔,毕竟是第一次去cp嘛,而且还是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事的。
所以本篇又名“来都来了”系列【。

前期工作

起因是去年国庆的时候,虫网一众人在粤博门外一边排队一边瞎特么聊,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大家可以一起出本组摊,于是你一言我一语飞快地组起了一个格外zzzq的出摊阵容——古今中外兼有,bgblgl无cp俱全。等今年年初过完年,大家再度投入工作与学习之后,这档子事儿就正式提上了日程。
我也不是很知道为什么最后我又变成了类似主催的角色orz幸好有阿政和傻红茶分担走了不少事,尤其是傻红茶,申摊签约之类的杂务都是他来的,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发一朵小红花……咳,总之在经历了若干同志的窗本、心血来潮的众筹、定点皮鞭的催稿之后,我们这个摊竟然拥有了四本正式本+七本无料,虽然这已经是有两个人窗了四个本的结果了但是依然令人震惊……尤其是弗兰同志,弗兰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本摊的古今中外目标……跪下膜拜……
搞我自己的本子的过程其实还挺愉快的,虽然改旧稿改得部分段落几近重写,但改出来的效果我还是挺满意的,新番外也算满足了我当初没能让谢枋得出场的遗憾。构思封面和排版也挺愉快的,就是辛苦阿政和灰儿给我排版+画素材了。后来我跟地主说这个本子整体设计构思都是我自己想的,地主说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排,我:……
我特么倒是也想啊!可是我不会啊!

布展日

总之就是在一通兵荒马乱之后我们搞完了所有前期工作,今年cp正好赶上端午(还赶上高考,导致本来想面基的面不上),我调休了一天,提前一天出发去了上海。去上海是和地主还有一个拼车的妹子一起坐兔子的车去的,这妹子也挺神奇的,和她约的一点出发,我和兔子就先找地主吃日料去了,结果她十一点多就到兔子家附近了,简直吓死人……但不管怎么说最后还是顺利汇合出发了!我是到了兔子家才懂为什么她要自己开车去,这人装了一后备箱的周边,外加我们三个人的行李箱(拼车妹子没带箱子),她车要小一点都装不下。
相比之下我们摊上都是本子,我把所有本子都压在安彩家的仓库了,导致压到不能再压、安彩小哥跟我说必须寄了的时候,装了整整六箱,付了将近六百的运费,真实震撼。第一个到会场的是红茶,红茶看见我们的本子就疯了,因为安彩小哥拿木头把六个箱子钉了个框,辛苦红茶了找邮件不算还要自己拆拆完还要扔垃圾。
到上海之后兔子把我们放在地铁口她就去酒店啦,这次我们住的地方是拜托寒霜一起安排的,地主跟我们一起住所以和我一起走了。住的地方是会场附近的一座别墅,环境还挺好的——当然此刻的我还并不知道它的地理位置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问题——放完行李我们就去会场了,我去找红茶,地主去申请加摊主证。我到之前红茶就在群里说他的摆摊太直男了希望我们去拯救一下,等我到了我发现……
这特么拯救不了啊!一个除了本子还是本子的摊怎么可能摆出别的摊那么多周边的花样!
最后我们决定放弃治疗了,我和红茶还有红茶带来的一个朋友一起把所有本子点了一遍,六箱本子四箱都是四线,弗兰真实本摊流水担当。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有不少本子都多出来了三五本,但弗兰的jarse居然……少了十几本?导致阿政和弗兰汇合之后还去找了个打印店现场补了数,真的惨。
CP会场真的好大,尤其是布展日人不多,空荡荡的就更显得大。在会场见到了暗暗,也是巧,之前申摊的时候本来想和暗暗的摊子申连摊的,但后来发现暗暗他们在罗德岛专区,我们寻思了一下我们摊上又没有tali舟的同人,还是别去凑热闹了吧,就算了,结果摊位安排出来之后,我们摊居然就在暗暗摊的背后那一块无专区,几乎就算背对背,这也算是另类连摊了吧,排摊位的人一定特意照顾了,感谢x
因为直男摊实在也没有什么可以折腾的,点完数量、清点出需要带回去发通贩的量,我们就借了个小板车运上东西走了。红茶因为还要去找别的朋友,所以把跟他来了会场的朋友借给我搬东西用了。我本来想得挺好的觉得出租直接开到别墅门口,大兄弟帮我搬一下就行,结果这个小区的门出租车它开不进去!而且我犯蠢了放完行李出门的时候没带小区门禁卡,导致我和大兄弟只能蹲在路边守着三个纸箱无语凝噎。而且这个小区特别迷的是它好几期混在一起,每一期都有不同的门,我下午过来导航导到的那个门完全不是寒霜给我们的那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进去了而且顺利找到了住处,但红茶和暗暗还有后来圆圆和她的朋友们再过来的时候就……不知道摸去了哪个门,再过来绕了好半天。我蹲马路牙子的时候去问过这个门的保安有没有推车可以借我,他跟我说要去另一个门的物业那边才有,我就跟红茶打电话说麻烦他去接一下推车,结果推车倒是借到了,但是那个门的保安不放他们进去(“你几期的?几栋?我们这没有这一栋!”)最后红茶暗暗和他们的几个朋友只能推着推车沿马路走过来找我们,太惨辽。
结果进小区门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没有门禁卡就打开了小区门的,我顿时觉得自己宛如一个智障……但是转念一想,就算进了门,我和大兄弟两个人,怎么搞得动三箱书,还不是得等他们送推车过来,算了算了.jpg
东西都放下以后,大家闲聊了几句,说到还没吃晚饭,其中一个哥们说要不一起吃宵夜去吧,那我当然必须是“好啊!”就和暗暗还有两个哥们一起出去了。那地方还挺远的,下了地铁还得打车,等车来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号码显示归属地南京,我:……
除了圆圆还有从南京过来的人吗?
琢磨了一下应该不是诈骗电话我就接了,接起来对面说:“我是弗兰。”
我:???
结果原来是这个阿政手机没电了,弗兰带着她在找住的地方。接下来我在去吃饭的路上和弗兰来回了好几通电话确认地点,好在最后顺利找到了,所以说这个小区的门和路径真的迷惑。
暗暗的朋友带我们去的馆子叫大块头,在一个巷子里,有点类苍蝇馆子,但是据说特别火,我们到了之后还得排队等。到那其实就挺晚的了,菜也不便宜,但是上菜之后咬了第一口我就觉得这顿值!真的太好吃了!这个蛏子真的好肥美,相比之下我们食堂里卖的那是什么玩意儿。除了蛏子我们还点了油焖春笋,蛋黄鸡翅和炒苋菜,都特别好吃,我跟那俩哥们虽然不认识但也聊得特别开心。吃到后面其中一个大兄弟忽然说你们回去还赶不赶得上地铁啊,是继续吃还是怎么说。我和暗暗对视一眼,果断决定,反正赶不上车了,不如敞开了吃他娘的!于是又点了一个鳝丝,好吃,吧唧嘴.jpg
结果就是吃完的时候地铁果然停运了,等我们打车回到住处的时候都过了十二点了。我们出去吃东西的时候房间安排出了一点问题,人没算好,最后地主因为要打游戏决定去一楼睡沙发,所以变成了我和弗兰一间房,地主我对不起你。

DAY1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几乎一晚上没睡着,快四点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六点多又起了。本来以为我可能算早的了,结果要出cos的圆圆她们起得更早,我起的时候圆圆已经整装待发来敲门找我要摊主证了。到会场走摊主通道,还是绕了一个七拐八绕的队,终于顺利重新摸到了自己摊子上。
由于摊主入场时间比游客早很多,这会儿还没什么事儿,我就先摸去古剑专区的摊子上找要帮淇淇带的本子和周边,结果就……莲中境那边不知道为什么就已经排起队来了,而另一个摊子(我忘了人家名字,dbq)我晃过去问什么时候开卖我怕抢不到的时候,摊子上还在忙着布展的小姐姐一挥手,十分豪气地表示:“古剑都糊成这样了,怕什么抢不到!”
好……叭。
于是我莫名其妙地就在莲中境的摊子前面排上了队,顺利买到了想要的周边。本来说想去看看古剑的官摊的,结果狗比地主放我鸽子,我等到下午还等不到人,估计这会儿过去也买不到周边了,所以算了。
这一天基本就是在坐摊,出乎意料,我的本除了场取预定的竟然还有人买,竟然还有人给我投喂,简直受宠若惊。有几个虫网的小伙伴来摊上面基,但是我都不认识谁是谁,sad。然后来投喂的基本就是弗兰的迷妹了,有个妹子竟然还装了一包粽子枇杷和青梅,太强了,虽然这些枇杷第二天早上都进了我的肚子。
因为没啥事我们就提前收摊了,弗兰请客吃了一顿粤菜,在阿政的强烈嫌弃之下并没有点肠粉,我还点了两只烤乳鸽,并威胁所有咕咕们敢鸽我就是这个下场——然而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吧!下次你们该咕的肯定还是会咕啊!
回去以后就开始打包要发通贩的本子,先是一起叠飞机盒,圆圆她们回来了以后就建立起了流水线作业:叠盒子、打包装盒、盒子写上省份和名字方便回头贴快递单。不知道那纸盒是不是有什么过敏成分,搞得我腿上起了一片红疹子,我好惨……
然而,借用天老师的金桔:居、然、完、成、了!
但这天晚上还是睡得晚了,因为和阿政纠结发货的问题,最后决定淘宝上选了快递发货然后等对方联系我们吧,如果不联系那就明天白天给快递打电话过去。

DAY2

这天依然起得很早,因为要去抢伪装学渣的签售名额。我对伪装学渣其实一般般,但是冲着谢添天的签名那当然要上啊!
进场的时候排队检票的人其实不少了,搞得我都有点慌,生怕自己已经晚了抢不到。等进了会场排上队才松了一口气,扭头一看发现隔壁长佩的官摊、还有隔壁的隔壁不知道啥的官摊也排着好长的队,我才反应过来人虽然多但是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要排队……
我排在大概七十几号,排队无聊,很自然地就跟前后的人聊上了。此时我的“神仙小姐姐救我狗命”副本开启了——先是其中一个小姐姐聊了两句忽然开始问要不要手幅,然后就拿出了谢添天和风袖的手幅来发,她这一带头别的姑娘也拿了自己做的无料来发,于是我还没买到官周先拿到不少无料。不知道谁传起来说只收现金,我还给一个妹子换了几百块。
因为我对伪装学渣一般般,不怎么有购买欲望,所以我本来只打算买一样周边混个签名名额的,又因为我的行李箱容积问题,所以我决定就买个徽章算完。猫耳卖周边当然一如既往地限购,小姐姐问我能不能把不买的名额给她,我说可以啊——嗯,这就是一切的起因。
古剑官摊那边今天照样还是要排队,地主早上已经先过去了。我买完伪渣周边、又领完见面会整理券之后问了她还在排之后就也过去一起排了,怪不好意思的被她拉进去插了个队。其实主要就是想买cp场贩限定的金属书签,然而排到我的时候已经只剩巫炤和岑缨的了,最后我只好自己买了一个小缨子的,又给淇淇带了一个巫炤的。因为想想觉得来都来了,于是又挑轻便的书签、书角贴、文件夹买了几样。因为是现金付款,付钱的时候工作人员小姐姐到处找钢镚儿给我找钱,我表示算了算了别找了反正也就三毛钱,宅龙好不容易出点像样的周边这三毛就当我送你们的了……当然这后半句话我没说出来。
这么两个队排完之后上午也就差不多过完了,我回自己摊上呆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待会签名签哪的问题,本来我以为会有萤火虫那样专门的签名纸的,结果并没有……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去问一下工作人员能不能签在小姐姐送我的手幅上吧,结果工作人员说不行,因为和老师签合同的时候说好的是只签场贩周边。
我:……
我和猫耳的工作人员纠结了半天也没个结果,最后他们说要不给你签徽章包装背后吧,我想象了一下画面有点美,决定还是先去问问已经在排队等签名的妹子里有没有人愿意出个签录板什么的给我——毕竟我这种只买一个徽章的人真的好奇葩啊!我完全能理解猫耳工作人员没想到还有这种情况发生的懵逼,草。
然后我就看见那个送我手幅的小姐姐也在排队了,赶紧摸过去问她能不能出我一个,然后简直令人惊恐的事发生了。小姐姐说,她不能转周边给我,因为她是要回去抽奖用的,拆了一套不太好。但是!她和风袖是认识了很多年的好朋友,已经提前拿了一批手幅之类的周边去给他们签了,要是猫耳这边不给我签也不要紧,等待会签好了拿回来,她再悄悄送我一份就好了。
我:???
苍了天了,竟然还可以有这种操作的吗!
这么一想我顿时就放松了,在小姐姐提出反正她也不急着签名不如我们去队尾让别人先签吧的时候愉快地帮她拎着袋子一起跑去了队尾——然后第二个神仙小姐姐出现了,手幅小姐姐说她要去找一下风袖,就把我留在了原地,我和排在前面的妹子聊了两句,吐槽了一下自己的愚蠢行为,她忽然说:“咦,我有多的签录板可以匀你一个。”
我:!!!
但这个签录板此时并不在她手里,被她亲友带着去逛企业馆了。小姐姐十分仗义地当即给她亲友打电话让她回来送东西,她亲友也十分仗义地立刻赶了回来把东西送到了我手上。我简直要感动得泪流满面了,这都是什么神仙……
签名的时候有点紧张,没能和谢添天多说两句,到风袖的时候,排在我前面的妹子好几个都夸他真可爱,于是到我的时候我和他开玩笑说:“我是不是也应该说一句真可爱来保持队型?”
风袖:“不要啦,好尴尬。”
但是他这么一说我反而就乐了,真的……好可爱!
也这么跟他说了hhhhhhhhhhhhhhh
我签完之后过了一会儿手幅小姐姐也回来了,我把我的签绘板给她看了,跟她说有人出给我了。其实我对意思就是我拿到签名啦,她可以把签名周边留着抽奖或者给别人,不用再给我一份了。
结果下午去主舞台前面排队等见面会的时候,她又过来给了我两张签了名的手幅!
我枯了,再说一遍,神仙小姐姐救我狗命。这两张手幅以后有机会拿来抽奖吧。
见面会也挺开心的,虽然这个主舞台是真的有点小。我发现只要没有夏磊在,谢添天就是可以号称车神的男人2333333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妹子居然根本没看过文也没听过剧,纯粹是本来要帮人排周边,没排到,所以顺手排了个见面会整理券,也是个来都来了系列。等见面会正常结束之后她说这安利她吃了!回去就补剧!大家纷纷表示吃吧吃吧这安利吃了绝不后悔。见面会还有这种神奇功效呢,我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候场的时候还被一个妹子认出来手机壁纸是浇头的,开心。
这一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忙快递。阿政一大早干脆直接把手机塞给我了,一直等不到快递那边联系我们,只好我们去找快递,先是打客服电话怎么都转不到人工服务,后来还是弗兰给搞过去的。人工服务给了我们一个本地的号码让我们联系,但我打过去对方说他们是中转仓,发货的事情不归他们管……
喵喵喵?
万幸,万幸,cp会场有各家快递的同志在发名片揽生意,正好就有我们选的中通。我照着上面的电话打过去,那大哥到我们摊位上来谈了一下,决定结束后带着打单子的机器去我们住的地方收件。
场取的基本都取完了再加上要回去发快递,我们day2就提前收摊啦,我去排见面会,弗兰阿政带着卖剩的本子先回去。弗兰送回去之后就见朋友去了,阿政不知道咋的就不舒服,还好我见面会结束赶回去的时候快递还没来(甚至我回来洗了个澡都还没来),不至于让这个病歪歪的政独自面对乱七八糟的快递。
后来快递来了之后就打单,装袋,一直忙到天黑。因为我们头天打包的时候弄乱了顺序,导致不得不把单子按地区分类,再把快递也按地区分类,再一一对应着找(这么一看幸好头天晚上在盒子上写了省份)。快递拉走之后大家相对感慨物流业真是不容易,快递费哪怕再贵一点也是应该的。
因为大家都没劲了所以晚饭就叫了K记全家桶,唯有垃圾食品能抚慰人.jpg
晚上拿着底单准备发货,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发不出去。最后还是寒霜回来了才告诉我们,原来是因为我们之前在淘宝上选了那个发货(所以说这个功能到底是应该怎么用的!)只好借了寒霜的电脑,阿政在那边取消发货,我们在这边扫码发货,经常一个单子扫掉了就能看到物流那边也显示发货了,这么晚了快递小哥也在加班加点干活,不容易。
本来以为这天晚上可以早点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弗兰就忽然听寒霜讲起了剑桥间谍风流史,这一讲就讲到了二半夜的,寒霜说她下半年cp要写个类玻海的安利指南,弗兰兴奋地表示她要产粮,嗯……好的,下半年的出摊计划可以搞起来了!
后来实在太晚了就都去睡啦,算算cp两天我才睡了几个小时,惨。

一些后续

第二天睡够了觉之后起来收拾箱子,收完了就我,阿政,弗兰,寒霜,汤圆五个人一起出发去车站啦,在虹桥天地吃了顿福建菜,味道还可以。吃完我们其余人去坐高铁,寒霜就坐地铁回家去了。
结果阿政检完票进站了才发现自己把平板落饭店了,还好离她的车开车时间还早,也还好我的开车时间比她更晚,就我帮她看着箱子,她一路小跑回去拿平板了。赶回来之后时间差不多正好到检票,简直万幸。
收箱子的时候就在吐槽明明也没买什么东西,怎么要带回去的东西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摊上的本子太多了,我估摸着虫网以后再出摊都不可能再达到这个规模了(这其实是一个flag)
因为会场信号原因,导致很多场贩的钱根本没收到,后来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那收回来的两百来块钱干脆补贴给红茶吧,包装材料和签合同来回的路费毕竟也是钱。而且阿政爱电不算,其他人的本子有通贩和场取预定的款就都已经回本了,既然本质是来玩和面基的那就不计较这么多啦!
通贩发货陆陆续续都确认了之后我就开始算账,虽然算得头晕脑胀但总归是算清了,所有人钱款到账,掏空了阿政的银行卡,就是有几个单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确认,我眼瞅着这物流居然出关了,目测都是台湾的单子吧。
不过现在也都已经确认啦。
我的本子竟然完售了,意外之喜。
然后我就开始做cp25的计划单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