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脑洞的起因是某天我和小伙伴吐槽海境线的剧情。聊到鳍鳞会,说着海境是人民的海境,其实也不过是用一个血统论推翻另一个血统论,本质没有任何的区别,真要想民主的话有本事你搞共和制啊(╯‵□′)╯︵┻━┻跟两千年的农民起义有毛线区别啊!
在和小伙伴交换了“不读马克思搞什么革命”的思想之后,我忽然觉得,其实,师相的“梦中的海境一片清明,不见枷锁自困,不再权争势夺”这个理想,分明就是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实现的美好蓝图嘛!于是我突发奇想:要是欲星移出门游历,学的不是墨学而是马克思呢?剧情会是什么样?
所以我胡乱脑了个鳞鱼的民国AU,再后来我心血来潮……搞成了一个金光和霹雳的xover……总之现在这大概是个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展现共产主义革命的脑洞了,鳞鱼部分的设定在这里,别的各种,等我和小伙伴慢慢补全吧……
(自我吐槽一下,好吧我知道其实我对海境这个剧情的嫌弃也违反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不过嘛,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开了AU的脑洞呀,咱们找个合理的历史背景来发挥诶嘿~)






————————我是分割线————————






北冥家是上海的大资本家,江浙财阀的一员,祖上徽商出身,洋务运动时期开始涉足实业,逐渐坐大,又进入金融领域发展,和台面上各方势力都有往来,通俗说来,就是所谓的“民族资产阶级”。鱼爹是北冥宣的心腹,在北冥宣开始接手家族事务之后建议他把发展重心放到上海,遂举家迁沪。
欲星移和北冥封宇依然是竹马竹马,两人同岁,出生于1900年,小时候在家念私塾,辛亥之后就出去念新式学堂。欲星移从小就不安分,脑子活,属于那种擅长惹事然而成绩优异的学生。北冥封宇比他守规矩得多,因为是家里长子,从小被寄予厚望,不太敢惹是生非,但总是会被动地被拖进欲星移搞的事情里面。
1918年两人一起考入北大,念商科,欲星移跑去旁听过胡适、鲁迅的课。李大钊当时在北大担任经济学教授,欲星移由此开始第一次正式接触到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讨论与思考。五四运动的时候他热血上头跑出去参加游行,因为表现惹眼【。还被军警抓起来关了一阵子。北冥封宇其实也跟着欲星移去参加了游行活动,但是因为他没有欲星移那么跳,就没被抓走。
1922年从北大毕业后,欲星移赴法留学,北冥封宇回到上海家中开始接手家族事业。看到欲星移在准备出国的东西,北冥封宇十分羡慕地表示,要是我也能去法国就好了,可是我爸那个老古板,根本不可能放我跟你一起去洋人的地方。欲星移拍着他的肩膀说没关系,到时候我给你寄明信片!还有香水!
然后他就愉快地飞去法国了。
……嗯,法国。法国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一战之后,欧洲各种药丸满天飞,左翼思想在此时突飞猛进,日常讨论个共产主义什么的根本不是事,法国尤甚。而且更重要的是五四以后那几年的时间里,我们亲爱的周恩来总理邓小平爷爷陈毅元帅等一大——票人,都在法兰西勤工俭学来着。
就这样,欲星移到了法国,在巴黎大学(具体是说在今天的索邦)念经济,没事跑隔壁先贤祠去看看卢梭雨果伏尔泰【划掉】。巴黎风气十分自由,教授上课时也不讳言,欲星移得以更加直观地接触到了西方社会以及种种思想。他本来就心怀救亡图存之志,巴黎和会之后,现实的黑暗更令人清醒:不能指望西方列强的善心,只有自己靠自己。他在国内的时候就跟着李大钊混过,也读过《共产党宣言》(而且是拖着北冥封宇一起读的),到了法国之后,啃起马恩二位的原典来也比绝大多数来法勤工俭学的学生要容易得多。在结识了周恩来(……)等小伙伴之后,他开始隐约意识到,这似乎才是自己真正要追求的道路。
不过在当时,欲星移还没有很坚定的革命立场,他对共产主义心有向往,但仍不确定这是否是自己应当选择的路。1925年他学成归国,给北冥封宇当二把手。1926年北伐战争开始,江浙财阀基本都给老蒋捐了军费,北冥家也捐了而且捐得不少。老蒋逼得特别紧,搜刮了一大——票钱之后,北伐搞得红红火火。北冥封宇表示希望这次真的能结束国内军阀割据混战的局面,他出这些钱也没什么,欲星移感觉不太对,然而也没说。到了1927年,发生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老蒋开始大肆逮捕和屠杀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内部的左派,宁汉分裂。八月,南昌起义,第一次国共合作彻底破裂。
国难未靖,先自争权,欲星移由此对国民政府彻底失望。他借自己台面上的身份之便,暗中救下了一个共产党员(当时在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任教的默苍离)。1928年,周恩来在六大之后来到上海进行地下工作,他此前已了解到默苍离是如何脱险,由此再度与欲星移联系上。1929年,欲星移经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其实应该要两个介绍人的,但是我暂时想不到还有谁,所以就先总理一个吧)。
作为上海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欲星移一直在暗中进行活动,从未暴露身份(也就是地下党)。1935年以后,江浙财阀的财产开始逐渐为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所侵吞。欲星移左右周旋,历经艰难才保下北冥家大部分家产。北冥封宇历来抱持实业救国思想,面对这种情况,不由心力交瘁,欲星移一边宽慰他,一边暗搓搓给他安利马克思(……),北冥封宇有所触动,但并不完全认同。
1937年抗战爆发,北冥家逃往安徽老家避难,北冥封宇和欲星移留守上海,守护家族产业。江南地区完全落入日本人掌控之后,日方开始稳定局面。北冥宣顾及家里众多产业无法一同内迁,决定留在上海。北冥家声望颇重,是日本人拉拢的对象,北冥封宇不屑与日寇为伍,但在父亲的威逼和欲星移的劝说下,考虑到家人,不得不低头,但仅限于泛泛的应酬。欲星移在此时借身份之便,与日方亲近,为我党进行情报工作。外人看起来仿佛是北冥家家主姿态清高,而他的心腹则在背后暗中做手,令人不齿。但北冥封宇从小就知道自己竹马的脾气,联系以往,他大概知道欲星移比较倾向于哪一方,也猜得到他可能跟那边有联系,只是没有想到欲星移已经是共产党了。但是他信任欲星移的选择,所以也从来不对外说。
他们在这种局面下相互扶持,度过了八年抗战的艰苦岁月。期间,欲星移为我党获取了许多重要情报,一步禅空、锦烟霞、常欣等上海地下党成员均为抗敌而牺牲。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胜利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欲星移一刹那间泪流满面,这是北冥封宇唯一一次见到欲星移落泪。重庆谈判期间,欲星移对北冥封宇坦白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北冥封宇有些吃惊,但也很快就接受了下来。欲星移坦言,分析现状,内战几乎不可避免,若到那时,他有他的信仰,而北冥宣一向亲国民政府,到时他们必然要作出选择。北冥封宇则言,一切到时再说。
1946年6月,老蒋撕毁《双十协定》,玄之玄叛变,欲星移的身份被玄之玄出卖,遭到追捕。在北冥封宇的帮助及砚寒清的掩护下,逃往香港,由香港转道前往延安(是的那年头的交通就是这么折腾orz),此后两年间,一直在解放区从事经济工作,彼此音讯不通。1949年5月,上海解放,欲星移随陈毅进入上海,负责筹备重建工作。他来到自家旧宅门前,意外地发现北冥封宇居然在那里。北冥封宇对他说:我的家人都已前往台湾,但是我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留下。
欲星移对此没有多问任何问题。他的父母在抗战期间都已去世,于是这个时候,他们都是孤身一人了。欲星移进行上海的重建工作,北冥封宇作为民族资本家,又曾帮助过共产党,得到了比较好的待遇。到了反右和文革期间他俩虽然受到了一定冲击,但是因为一来有周恩来的大腿,二来北冥家有人在台湾,考虑到对台联系的问题,所以也没太怎么样,两个人平安活到了改革开放,寿终。
我脑补晚年的欲星移病重住院,北冥封宇在旁边陪着他。欲星移问:“这么多年了,有件事情,我从来没有问过你。49年那时候,你为什么没有跟你的家人一起去台湾?”
北冥封宇握住他的手,说:“其实我不了解、也不信任何主义,我只是相信你,相信你愿意为之付出毕生去奋斗的理想和信念,相信你所选择的道路。我想亲眼看一看,那个你梦想中的光明未来,究竟是怎样的。”
欲星移笑笑:“那你现在看到了,失望吗?”
“你都不失望,我又怎会失望。”





ps:关于这个au中墨家其他人情况,大概是:
默苍离是北平地下党负责人,抗战期间,为了一个重要情报而用自己的性命设局,死于俏如来。死后身份被牢牢钉在叛徒二字上,因资料损毁,日后即使俏如来再三努力,也未能得到平反。
俏如来是杭州书香门第的长子,北上求学,被看似老死书斋的大学教授默苍离拐入我党。在默苍离的局中,最初以为老师是真的叛变了,因他的不信任而将默苍离逼入必死的局面,到了最后一步时醒悟过来老师的真正用意,但已经来不及了,不得不动手弑师。新中国成立后么……嗯,这个要问我小伙伴……
上官鸿信是北平当地人,经由默苍离而了解马克思主义,但因默苍离为保地下党组织安全而牺牲了其妹霓裳,愤而决裂,并由此而变得厌憎共产党。后辗转前往内地,加入西南远征军,因军功而获职,49年前往台湾。
忘今焉是北平地下党成员,在抗战期间叛变投日,被默苍离处决。
铁骕求衣是东北人,最早是东北游击队成员,后任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二军军长(第十二军是我虚构,现实中抗联总共十一军)。解放后在沈阳军区任职,善终。
凰后军统出身,在国共日三方间游走,49年前往台湾,随后赴美定居。
玄之玄是潜伏在重庆政府中的地下党,但早已叛变,在老蒋撕毁《双十协定》后跳反,但因凰后挑拨而被军统认为不可信任,被军统处决。
死掉的四个,就不管他们了,反正这里也没有排行的问题……
等实际写的时候,这些设定可能还会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