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秋

听剧笔记

记一下我听剧过程中杂七杂八的事情和一些听后感,评判标准:配音水准(演技、情感表现、对人物的把握等)>剧本&后期>配乐>宣发等其他剧组操作 慢慢更新 杀破狼 这是我的广播剧入门作,调子起得太高了,导致后来根本听不下去一些被奉为神作的早期网配剧…… 会接触到杀破狼广播剧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那天我百无聊赖地刷着b站,不知道出于什么算法,b站给我推了杀破狼的预告,我因为无聊点开一听,被月若流金和“你说你有一个私愿”那段对话镇住了。那会儿我才看过p大两三篇文,杀破狼是因为“这文案写的啥,没兴趣”而被我跳过了的那一类【。当时第一季已经更了有个五六集的样子,我边听边补文,......

生病记

这个惨绝人寰的故事,要从今年的2月14号那天说起。 是的,在情人节这天,别人出双入对,而我在久违十几年之后,又一次地——发烧了。 准确说来要从13号晚上说起,这天晚上,我忽然觉得嗓子疼。 但,嗓子疼嘛,不是什么大事,我自以为是地判定自己大概是感冒了,于是我烧了一壶热水,吞了一颗感冒药,去睡了。 睡到二半夜忽然惊醒,浑身发冷,冷得打颤的那种冷。 我要是有足够的生活经验就会意识到,这是发烧前期的体感发冷症状,奈何十几年不发烧的我在半梦半醒之间,根本想不起来还有这项常识。 于是我往被子上又盖了一件斗篷,裹紧了我的小被子,继续睡。 第二天早上被闹钟闹醒的时候,我觉得头晕。 但心大如斗的......

【双花】似此星辰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题记 织女打了个招呼:“张君。” 她端坐在天河岸边,指间玉梭穿梭如电,灿烂鲜丽的锦缎从织机上流泻下来,在她身畔堆积成一座体量可观的云山。 “天孙?”涉水而来的张佳乐站住脚步,投来诧异的一眼,“今日是七月初七吧,天孙怎么还在这里?不去见河鼓吗?” “张君说笑了,”织女道,“今日公事未毕,不敢偷闲。” “哦,”张佳乐打量了一圈她身畔堆积的锦缎,恍然,“你这是又欠了丰隆多少丝债?” 天孙织锦成云。这些锦缎会在明天日出时,被云神铺陈于东方天际,幻化作世人眼中瑰奇壮丽的朝霞。织女在内心飞速清点了一遍数......